古书之美(下)
2013-03-27 15:36:13   来源:假日100天   点击:

宋人较为注重书籍内容,兼及形式。他们认为的善本,必须是经过仔细校勘的、舛讹脱漏较少的本子。


 

  (一)元代及元代以前刻印或抄写的图书(包括残本与散页)。(二)明代刻印、抄写的图书,但版本模糊、流传较多者不收。(三)清代乾隆及乾隆年以前流传较少的刻本、抄本。(四)太平天国及历代农民革命政权所印行的图书。(五)辛亥革命前在学术研究上有独到见解或有学派特点,或集众(六)辛亥革命前反映某一时期的稿本,以及流传很少的刻本、抄本。(七)辛??

  善本是古籍收藏、鉴别中尤为重要的一个词语,那么什么是善本?善本的判断依据是什么?这些依据又是由何而来呢?善本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变化又是怎样的?沿着这一系列的思路脉络,我们邀请古书收藏家韦力为大家一一解惑。古书之美善本观的演变发展。

  文字与书并非相生相伴,在很长的时间里,承载文字的是甲骨、青铜器、竹木、缣帛等材料,这些都称不上书。《尚书·周书·多士》有云:“惟殷先人,有册有典。”这里的“册”、“典”仅仅是类似档案的东西,并不是真正的书。随着私家讲学风气的大盛,各家门徒纷纷将老师的讲授及言行记录下来,整理装订,就成了现在所说的书。

  古籍即为古书,那何又谓“古”呢?清末之前的自然为“古”,而且民国以后,一些内容和样式仍按传统方式编辑装帧的书籍也可称为古籍。

  隋唐之前,雕版印刷应用尚不广泛,当时的书籍多为写本,此时仅有“本”的概念,而“版本”这一名称大约出现在五代、北宋初年。版本也可作“板本”,是与写本相对的,特指雕版印刷的书籍。

  后来版刻书籍日渐增多,版本的含义也由单一变向复杂,凡是写本、稿本、抄本、刻本、活字本、影刻本、石印本、铅印本、影印本等,均可称之为“版本”。

  清光绪三十三年长沙刻本流传至今的古书版本难以计数,但不是每一版本都可以称之为善本,究竟哪些书可以列入善本范畴?这个话题从宋代就已经开始探讨,直到今天,仍然是古籍版本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

  宋人较为注重书籍内容,兼及形式。他们认为的善本,必须是经过仔细校勘的、舛讹脱漏较少的本子。

  到了明代,人们的善本观开始发生转变,由宋人的重内容转向重形式。这是因为历经天灾人祸,流传下来的宋元本日益减少,社会上佞宋崇元之风逐渐兴起。所谓物以稀为贵,宋本乃至元本逐渐成为藏书家们搜求的对象。

  明人胡应麟在《少室山房笔丛·经籍会通》中提出了自己的善本观:“凡书之直之等差,视其本,视其刻,视其纸,视其装,视其刷,视其缓急,视其有无。本视其抄刻,抄视其讹正,刻视其精粗,纸视其美恶,装视其工拙,印视其初终,缓急视其时,又视其用。远近视其代,又视其方。合此七者,参伍而错综之,天下之书之直之等定矣。”明代十分重视对宋元本的研究。

  到了清代,版本学和考据学十分兴盛,钱曾、黄丕烈、钱大昕、顾广圻、孙星衍、吴骞、钱泰吉、张金吾等大批版本学家纷纷涌现,他们对版本学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进而对于善本的界定也更为全面,内容与形式并重。“善本非纸白、版新之谓,谓其为前辈通人用古刻数本,精校细勘,不讹不误之本也。善本之义有三:一曰足本(无阙卷,无删削),二曰精本(精校精注),三曰旧本(旧刻旧抄)。”张之洞对善本的定义比较合理,但也不可避免地受了当时社会上以版刻年代之远近评价版本价值风气的影响。

  钱塘丁丙在其《善本书室藏书志》中对善本也提出了四条标准:一是旧刻;二是精本;三是旧抄;四是旧校。较之张之洞,丁丙之说更为精到。他按照那个时代的标准,将旧刻规定为宋元版书,精本为明代精刻,唯一不足之处即没有将清本也列入善本范畴。

  清代善本的校勘质量远胜明人,尤以干嘉时的私家刻本为重。清末局刻的一些本子,也不乏校勘性善本。

  此外,官刻中的武英殿本一直为人喜爱,民国藏书家陶湘喜欢收藏这种本子,人称“陶开化”。连史纸、毛太纸印本也是清代善本的一部分。家刻本中的清前期、中期刻本,如清初写刻、方体字精刻本,干嘉时的精校精刻本,无论是仿宋元刻还是方体字,都是善本。清后期刻本,一般还够不上善本,《古逸丛书》日本美浓纸初印本,则应作为善本。

  宋版书一直是收藏者眼中善本的标尺及依据,“书所以贵宋版者,不惟点画无讹,亦且笺刻精好,若法帖然。”谢肇泪《五杂俎》。

  清人追求宋本到了痴迷的地步,这从藏书室的命名上就可看出:黄丕烈藏宋本百余种,书室因名“百宋一廛”;陆心源藏宋本200多种,书室因名“皕宋楼”;吴骞藏上千卷元版书,书室因名“千元十驾”。的确,宋代浙本大多数是官刻,又有士大夫主持,校勘认真,刻印精心,故而堪称善本。杭州的书棚本也较精,所刻之书错字很少,态度也很严肃,留有墨钉,不妄添字补字。但是,宋版书中并非全都写刻精良,比如建阳书坊刻本,多数校勘不精,颇受后人多有指摘。

  清代版本学家并不盲目崇拜宋本,例如黄丕烈虽然以“佞宋主人”自居,但是他“非惟好之,实能读之。于其版本之后先,篇第之多寡、音训之异同、字划之增损,及其授受源流、翻摹本末,下至行幅之疏密广狭、帙缀之精粗敝好,莫不心营目识,条分缕析”。

  鲁迅先生对善本的定义,有着独到的见解。他强调内容佳、“合于实用”的善本理念,以内容的好坏为先。在鲁迅先生看来,孤本未必都是准确无误的善本,而通行本未必都是错误百出的劣本,关键还在于底本和校勘的质量。鲁迅先生从学术研究的实用角度出发,那些孤本、珍本即使文物价值很高,但“清朝禁书,则民元革命后就是宝贝,即使并无足观的著作,也常要百余元至数十元。我向来也走走旧书坊,但对于这类宝书,却从不敢作非分之想”。

  上世纪中期后,以年代划界,乾隆以前刻本无论残缺多少,有无错讹,全变成了善本。实际上,真正的善本仍需根据以下几个方面(“三性”原则)加以界定:(1)反应历史面貌的文物性。(2)准确反应原书原貌的资料性。(3)反应技术水准的艺术性。(文 韦力)

    相关热词搜索:古书 古籍

上一篇:《李卓吾先生批评西游记》影印线装本出版
下一篇:《史记》点校本升级 新版校勘多种刻本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1616624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