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社社员金石拓片题跋作品品赏

兼能,待回归的古典情味
2013-07-19 11:43:28   来源:扬州日报   

上一张
分享到:
查看原图
  从《西泠印社社员金石拓片提跋展图录》中不难看出,西泠印社作了一次有意义的尝试,呈现出了一个个有意味的艺术图式。更重要的是,它对当代中国书画篆刻艺术中人提出了“兼能”的文化倡导,它对日渐远离了文字本源意义的篆刻、书法领域提出了“重振金石学”的历史呼唤。
 
  与当下美术书法协会多关注某一领域的突出与深入相比,西泠印社中人更关注“兼能”而不是“独擅”。书法家陈振濂在“图录”的序言中,就给出了西泠印社关注“兼能”的理由。他说,“近百年来,学术与艺术发展都日趋精细化与分工明确化:比如文史哲分家,大学中文系与艺术系分列,美院里国画系与书法系单列……种种不一而足,都使得‘兼能’式的全面综合人才培养越来越成为奢侈,而单项突出的‘独擅’逐渐成为常态。参展获奖的业绩,需要的都是‘独擅’而不是‘兼能’。由此,倡导‘兼能’就有了特别的含义。”鼓励中国画家要擅诗工书,书法家要懂得鉴定收藏,篆刻家要关心金石学,其关键目的就是,希望中国书画篆刻家能够成为有综合修养、有名士风范的文化人。
 
  “重振金石学”是西泠印社对其“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宗旨的承续与发展。陈振濂分析,金石学在西方新学术引进后,被不断肢解分化为古文字学、古文献学、古器物学,从而再也无法成为一个有形的科学框架,因而,碑帖拓本之学、传拓技术至学、题跋考释之学等,这些原来的显学则显得无所依傍、无所着落。
 
  “重振金石学”对于扬州文化艺术界来说,也是值得重视的话题。金石学的研究其实更是扬州的文化传统,扬州学派在经学、小学、校勘学等方面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其代表人物阮元更是在金石、校勘等多重领域有着非常的造诣。无论是“兼能”还是“金石学”在扬州都有迹可寻,且不说“扬州八怪”诗书画印兼能的历史传统,也不说善书画更在明清流派篆刻史上赢得举足轻重地位的吴让之,对“兼能”的延续,直到现代,我们依然能在孙龙父等先生的作品里看到金石尤其“兼能”带来的艺术魅力。所以,西泠印社对“兼能”和“重振金石学”的倡导与呼唤,对于离这些传统渐行渐远的扬州,也是不无意义。
 
  从这些金石拓片题跋作品来看,它们形成的新的视觉趣味也让人回味。以碑帖、瓦当、镜铭、造像记的拓片等再施以题跋甚至图画,首先产生了丰富的形式之美。瓦当、镜铭、造像拓片上的不拘一格的图案,不仅丰富了画面语言,更给二次创作带来了随机的启发和自由延伸的空间,具有现代构成意味的书写样式出现了。其次产生了幽远的时空之境。金石拓片传递着古老的语言信息,题跋表述着现代的思想和心声,古与今的对话,穿越时空,让传统有了具象的意义,让时代有了文化根源的皈依。(李蓉君)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