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性穿越到故纸里的大唐
2012-11-20 10:56:48   来源:中国艺术网 刘禹光   点击: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那必定是普遍具有旷达、奔放、勇敢活泼的精神面貌,以及独特的行为风格、思想观念,在历史上会和如下的女性一样展现出独特的政治魅力和风姿卓越的才华。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那你的地位可是在历朝女性中最高的。(注:与清以前的封建社会比较)

  相较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而言,唐代女性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得到了极大幅度的提高。所以唐代的女性在我国封建社会女性发展史上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唐代女性的地位较之封建社会其他朝代女性的地位是最高的, 唐朝的女性深切地意识到女性与男性在本质上的平等,进而对于政治、经济等各种社会事务的兴趣也达到了其他朝代女性所不能比拟的程度。

  首先。社会地位提高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婚姻关系中发言权大大提高了,其实,在唐代人的心目中,女性主要的家族从属是属于自己的父家而不是夫家,使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与男性平起平坐,结婚和离婚也就显得相当对等而且寻常了。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那必定是普遍具有旷达、奔放、勇敢活泼的精神面貌,以及独特的行为风格、思想观念,在历史上会和如下的女性一样展现出独特的政治魅力和风姿卓越的才华。   

     这里就不详谈中华帝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了,这个是大家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唐朝历史上确实有太多的杰出的政治女性:历史上唯一一个以军礼下葬的女将军——唐初高祖李渊之女平阳公主。当李渊在太原起兵反隋时,她在户县散家财招募军队响应,得七万人,时称娘子军,平阳公主的积极参政对唐代初期的帝业起了重要的作用。历史上的唯一一个“女宰相”上官婉儿和仅次于武则天的伟大的政治女性太平公主。也有为国家利益而毅然远嫁他乡的皇室公主如文成公主、金成公主、宁国公主等,她们为巩固唐王朝的政权和促进民族间的和平友好做出了贡献。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你会打扮得有多华美?

  唐代女服集中体现了唐代服装浓烈的民族风情和极度的开创性意识, 唐代女性日常服装充分表达了唐代妇女的大胆开放 .追求自身美感. 展现时代精神的思想观念 ,唐代女子对新奇的东西都有极大的热情 ,服饰上追求变化创新 ,大胆地穿着男装和胡服 ,同时在发髻和面妆上花样翻新 争妍斗奇 ,把一个大唐社会装扮得艳丽无比。

  大唐女子服装  
 
  大唐女子的服装是封建社会划时代的文化现象,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上承历史之源头,下启后世之径道,和其他艺术共同创造了唐代灿烂辉煌的文化,在服装史上让人们惊叹不已。作为现代的我,看到影视剧里大唐女子的服饰也是唏嘘不已,极其喜爱,于是总结了下发现它有以下几个特点:   

  女着男装 古语有曰“男女不通衣裳”。在封建社会女子着男装,会被认为不守妇道,而在唐朝“女扮男装”的装扮形式成为一种时尚装扮。男装先是由贵族和宫女们所穿着,后渐渐传入民间,为大多数女性所喜爱,女着男装蔚然成风。在气氛非常宽松的唐代,着男装成为公开化、生活化和普通化的生活着装方式。  


半翻髻舞女俑
 

  这一特点体现了唐代独有的服饰审美心态—平等、宽容与开放。这是对封建服饰礼制的一个巨大挑战。   

  “着胡服” 初唐到盛唐间,北方游牧民族(当时称其为胡人)与中原交往甚多,对唐代服饰影响极大。随胡人而来的胡服文化令唐代妇女耳目一新。于是,一阵胡服热席卷大唐,其饰品也最具异邦色彩。胡服中最为妇女喜好的是羃篱、帏帽、回鹘装、胡帽和靴。幕篱和帷帽都是为妇女出行时,为了遮蔽脸容,不让路人窥视而设计的帽子。回鹘装的特点是翻折领连衣窄袖长裙,衣身宽大,下长曳地,腰际束带。回鹘装的造型,与现代西方某些大翻领宽松式连衣裙款式相似,是古代综合希腊、波斯文化与中国文化的产物。   

  唐代仕女图和文物考古所出土的穿着胡服的唐人俑与胡人佣,以及看《武则天秘史》和《唐宫美人天下》里皇帝和武媚娘打马球,都可看出唐代女子喜胡服,就连唐代一些古诗句,如元稹诗曰:“女为胡妇学胡装,伎进胡音物胡乐……”等无不体现了这一服饰习俗。上至王宫贵族,下至民间妇女无所不好,形成了新的服饰审美心态。  

  隋末唐初至盛唐时期,妇女着男装或胡服是封建社会兴盛时期服饰的一大特点,女着男装和穿胡服是同时流行的,有时互相影响,或者交杂著于一身。   

   以露为美的“袒胸装” 传统的封建思想礼教对女性的束缚非常大,而盛唐的女装却显得异常的大气,敢于大胆地将胸部坦露出来,充分的展示了女性的人体曲线美。出土的唐代女俑像和壁画就是这方面的铁石证据,方干的《赠美人》里曰:“粉胸半掩疑暗雪”,以及“胸前如雪脸如云”等诗句就是对这种服饰最佳表述。  

  《簪花仕女图》描绘得是贵族妇女在庭中散步采花,捉蝶时的情景。图中人物的服饰,与其它唐人画像不同,如头戴特大花朵,身穿透明纱衣等,都是罕见的新奇装束。对照文献记载,这种服饰应是中晚唐时期的样式,并一直流传到五代。 

  唐代的“袒胸装”主要由之前的传统襦裙演变而来,最突出的特点是袒领的出现。领口开的非常低且大,可以看到女性的乳沟 这种服饰形态通常不着内衣,将胸部坦露以此展示女性丰满的胸部,据考证在盛唐时期只有贵族女性才能穿开胸衫,嫔妃公主允许袒露胸部,歌舞妓女也可以半裸胸以取悦人,普通老百姓家的女子是不许半裸胸的。   

  最近看了很多唐朝电视剧,如<<武则天秘史>>,看到很多网友看到殷桃的造型就骂她骚,不像一代女皇武则天,我不得不笑下:坦露胸部的女子服饰在唐代之前的封建社会是从来没有过的,是唐代社会思想开放的直接体现;是一种健康的“露”, 充分表现了唐人对人体美的展现以及对女性自由解放的渴求;是女权精神的一种体现;是唐代开放的国风和对女性社会地位的尊重,也是盛唐时期对妇女精神的思想解放,以更大胆的方式展示着女性身体优美的曲线和自信。   

  1.4 襦裙服 襦裙服指的是唐代女子上身穿着短儒或衫,下身着长裙,加半臂,以披帛与肩上做装饰的封建社会女子传统装束。襦裙装在保留了襦裙自我神韵的形式下,不断吸取外来服饰的精华,形成了服装史诗上最经典而又动人的装束,其穿着形式是上身着襦下身着裙。襦要短且小,裙要肥且长。裙系高腰至胸部,甚至系在腋下,系扎丝带,颈部与胸部的肌肤露在外,给人以优雅、修长、飘逸之感。襦裙在唐代的发展达到顶峰,其款式之多之新颖、颜色之多、质地之精美、图案之华丽、技艺之高超,前所未有。

  半臂,又称半袖,是一种从魏晋以来由上襦变化而出的一种无领式对襟短款小外衣,门襟有时装饰小带子,可以系扎在一起,袖长至肘部,身长至腰处。领口较大,多穿与衫襦之外。类似于今天的流行的日韩风格的短外套小外搭,上至宫中女史下至民间,流行广泛。属于唐时常见的新式上衣服装款式。男、女均可以穿着,例属于宫廷常服。披帛又可称作“画帛”。是中国封建社会妇女服饰,在唐代得以盛行。形状为一条长条形状的巾子,披与肩上,背部捎下落,再将其缠绕在手背间,材料多是纱罗制成,上面印有花纹,或是金银线织成的图案,已婚未婚女子所用披帛形状不一。未婚女子披帛较细长,走起路时,随风起舞,妩媚美观。披帛对当今女子装扮影响也较大,像平时女性有时会在颈部装饰丝巾及披肩作为装饰,就是受其影响。   

  大唐女子鞋子帽饰   

  唐代女鞋   

  笏头履演化而来,如高出方片是有分段花纹的,称重台履。其次穿软底透空锦靿靴,与翻领小袖齐膝袄及条纹小口袴配套,可称女装男性化的胡服式样 第三种为尖头而略上弯的鞋,似从汉之勾履演变而来。武德间妇女穿履及线靴,开元初有线鞋、大历时有五朵草履子、建中元年进百合草履子,文宗时,吴越织高头草履,内加绫縠,此外还有金薄重台履、平头小花履等。   


  帽饰   

  唐代的冠帽中主要有幞头、进贤冠、平巾帻、笼冠、鹖冠和通天冠等。   

  发型   

  唐代妇女的发型十分繁多,以梳高髻为美,发式有云髻、螺髻、反绾髻、半翻髻、三角髻、双环望仙髻、回鹘髻、乌蛮髻等。  


唐朝女性发型艺术 

  唐代妇女妆容   

  女子将厚厚的铅粉敷在脸上,再将浓浓的胭脂涂在两颊,这就是在唐诗中常见的“红妆”。与历朝历代妇女相比,唐代女性的面庞格外的红。   


唐朝女性妆容、发型、服饰艺术

  唐代女子将天生的淡眉拔掉,刮净额毛,再用情黑的颜料画出黛眉,眉式纷繁复杂,不可胜数。 花钿,是贴在眉间额前的装饰物,最是唐朝女子奢华的富丽的表现。额黄与花钿类似,也装饰在额头,不过是用颜料涂黄,也称“佛妆”。   

  斜红,也称“晓霞妆”,如两道红色的新月装饰于脸侧,酷似两道疤痕。在唐代,斜红成为流行的装饰,翩翩一撇,尽展风流。   

  “朱唇一点桃花殷。”唐代女子酷爱点唇,用朱砂混合动物脂膏制成唇脂,为自己妆成樱桃小口,这就是那个时代美的标准。轻轻一点,又将中国人美唇的审美观念推到了极致。   

  面靥,是在两颊酒窝处施点的装饰。面靥当初是宫女的一种特殊标记,表示例假来临,不能接驾,流传到宫外,竟成了一种流行的装饰。   

  唐代女装形成的原因   

  一,唐朝降雨广阔政令统一,物质丰富,与少数民族交往密切,同时丝绸之路的开辟,以及船制造业的发展使唐与外国交往密切。长安在当时是最发达的国际性城市,由长安经新疆西通印度、波斯、地中海,商旅络绎不绝,海路以广州为海口,经南洋西通印度洋,直到非洲东岸和地中海南岸诸国,东与朝鲜、日本交往更加频繁。   

  二,佛教盛行,影响了面妆。   

  三,文化的开放,人们的价值取向进一步突破传统儒家的桎梏,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正是胡族习俗、异国文明、宗教文化与隋唐本土传统相互交流影响,造就了唐人兼容并包、平等开放的独特的社会心理,使人民自我认同感加强,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大家敢于冲破陈旧观念,勇于接受新鲜事物。   

  四,唐皇室固有的胡人心态唐皇室祖先起自西垂,具有浓厚的胡族血统,   

  五,唐朝社会审美情趣,唐代以胖为美的审美心理:袒胸的短襦,半臂的飘幔,在轻纱质地下隐约透出女性白皙娇嫩的皮肤和丰满的身体形,神秘、性感,坦胸装便可出现了。   

  六,唐朝女权意识的崛起女性的社会地位明显提高,一起女性更是获得了与男性相当的政治权利,在唐代不仅出现了上官婉儿、韦后、太平公主等一系列宫廷女性弄权的政治事件,而且还产生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则天   

  唐朝服饰发展   

  隋至初唐的妇女服装以小袖短襦、长裙为主。隋至初唐,高裙腰,腰问系长带,肩披长巾,有对襟和右衽交领两种款式,这种服装先流行于宫廷和贵族妇女之间,后来,不分官庶,递相仿效,唐中期尤为盛行。那时,裙的颜色以绯、黄、紫、青为最流行。盛唐后才减少。裥裙由两种或两种以上色彩的裙料互相拼接而成,为隋与初唐期间贵族妇女都喜欢的长裙,它以多幅为时尚,中唐以后很少见,至宋代又重新兴起。唐代妇女服装在襦裙的基础上有很大的发展,贵族妇女中还盛行花笼裙和百鸟毛裙。花笼裙——以轻软细薄而透明的单丝罗制作,上饰织纹或绣纹的花裙,罩在其他的裙子之外;百鸟毛裙——以很多鸟羽毛、丝、罗捻线织成的,普通妇女以石榴红裙为尚。   

  隋末唐初,尤其是盛唐的开元、天宝年间,妇女盛行胡服。穿此服者,下穿带竖条的小口裤,尖头绣花鞋或半靿软靴。后又受波斯的袒胸折领(翻领)等服装样式的影响,出现一种袒胸无领、窄袖紧身、长及腰、上窄下宽的瘦长短襦,高头云履,披帛,饰高髻簪花。披帛又称画帛,轻薄的纱罗上印画图纹,长度在二米以上,用时披搭在肩上,并盘绕于两臂之间。唐代规定士庶女子在室内搭披帛,出嫁则披帔子,披帛和帔子的界限其实并不明显。天宝年间,妇女还流行穿男装:头戴软脚幞头,身穿圆领或折领的窄袖袍衫,腰系革带,脚著黑皮靴,它首先流行宫中,后逐渐流行于民间,成为普通妇女的服饰。   

  盛唐以后,胡服渐渐湮息,宽袖衣衫取代了宫廷中的窄袖服装。   

  中晚唐至五代,宫廷和贵妇中曾广为流行回鹘(维吾尔族的)服装。回鹘装以暖为主,尤其喜欢用红色,领、袖均缘阔边。穿此服时,发式一般挽成椎型,时称“回鹘髻”,髻上另截一顶满珠玉的桃形金冠,上缀风鸟,两鬓插簪钗,耳垂及颈项上佩有精美的首饰,足穿翘头软锦鞋。晚唐贵妇人的典型服饰为:高墙髻,簪花饰钗,上穿宽领对襟的大袖明衣,内束抹胸,绣花的披帛绕臂,下穿长裙,上窄下宽,佩以蔽膝,缠枝花为饰,腰束长带,足著高头如意履。明衣原属内衣,并作礼服的中单穿用,至盛唐,妇女将它当外服用,称为盛装。   

  晚唐、五代的妇女典型服饰为:梳髻、上穿衫襦,宽衣大袖,披帛,下著瘦长裙,外著蔽膝或围裙,带佩绶,佩玉,足著平头履。唐代妇女除穿衫襦外,还穿半臂的上衣。半臂最先为官女所服,后到民间,成为一种风尚,但家规较严的家庭,不许穿此服。中唐后,半臂渐渐见少。小腿上束着膝裤——无裆裤,仅从膝盖至足踝,它是女子的一种内衣,为穿裙子时配套用的。头饰高髻,簪花,饰步摇,珠饰,身穿对领罗衫,紧身长袖,下穿长裙,上窄下宽,长及地覆足,外披妆花短围裙,披帛,束带,佩玉,足著浅第履,为晚唐及五代典型的妇女服饰。   

  唐朝出现了很多有名的历史奇女子,我喜欢那个时代,喜欢那个时代的风气,喜欢那个时代的服饰,那是一个争奇斗艳,海纳百川的民族大融合的辉煌时代。 



彩繪高髻女俑


彩繪陶俑(这个手提袋可称得上是现代女性手提袋的鼻祖了) 


宮樂圖


宮樂圖 


揮扇仕女圖


揮扇仕女圖


唐 調琴啜茗圖 周昉繪


唐朝女性服饰


唐代女性服饰


羽衣缀鸣环——唐代服饰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那可是思想活跃无上限呐!你的理想就是可以随便想!如果你的老公是官员,那你的可能就是那位“妇强夫弱,内刚外柔”的家中一把手!

   唐朝是经济空前繁荣、思想空前活跃、妇女空前解放的时代,但是要看到的是,这种妇女的空前解放,实际上是一种女性意识上的本原性的体现。隋唐时期的汉族是以汉族为父系、鲜卑为母系的新汉族,唐文化体现出来的便是一种无所畏惧、无所顾忌的兼容并包的大气派,于是,生活在这一时期的女性自然有许多别于中国封建社会其他朝代的女性之处。胡汉相融合的最大表现就是作为游牧民族的胡文化将一股豪强侠爽之气注入作为农业民族的汉文化系统内,唐人气质上“大有胡气”,颇富“胡风”。唐代妇女在这种“胡风”文化的氛围中,在礼法薄弱的“胡人”社会,自然豪爽刚健。例如:唐朝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拥有一定的法定继承权,女性可以单独为户主,具有较为独立的经济地位,在社会生活的许多方面发挥着作用等等。唐朝妇女也颇为“妒悍”。《西汉杂俎》中记载:“大历以前,士大夫妻多悍。”“吃醋”之说的典故便源自唐代。所谓“妇强夫弱,内刚外柔”、“怕妇也是大好”,竟成为唐人笔记小说中津津乐道的“题目”。唐朝妇女审美观也因胡风浸染而由魏晋时期的崇尚纤瘦变为崇尚健硕丰腴。唐朝一些艺术作品中也多展示的妇女骑马击毬的情景,透露出胡族女性活泼、勇健、无拘无束的性格。所以,唐朝女性便在中国传统女性中,有着其独特的魅力。或者换句话说,唐朝妇女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女性意识得以一定程度上的本原性复苏。这便是唐朝女性文化的一大特点。这并不同于现当代妇女女性意识上的解放,而是一种女性意识压抑了若干年之后的释放,是“胡文化”“胡风”的释放和表现。所以,唐朝妇女在本原上的复苏性更多地体现为性意识上的复苏,以及生活作风和生活方式上的追求两性自由交往。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唐律》里就规定当时的婚姻法的内容,你不可不知哟!

   唐朝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特殊时代,婚姻思想开放,社会风气认可摆脱前朝贞节观念的束缚。唐公主改嫁者达数十人,高阳、襄阳、太平、安乐、永嘉诸公主还养有男宠。《唐律》规定“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使唐人对离婚态度较为开通,有的离异书上还有祝福之语:“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裙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士……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唐代女子的贞操观念完全不像宋代以后要求那么严酷,社会上对这方面的要求相当宽松,从宫廷到民间,人们性生活的自由度相当大。

  其主要原因是:第一,正处于封建社会鼎盛时代的唐朝,封建礼教远没有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酷的地步。作统治者禁锢人和人性的工具的封建礼教,本来是随着统治阶级的需要一步步发展起来的。第二,唐代有一段相当长的太平盛世,生产力发展较快,人口增加较多,整个社会比较富裕。在人们衣食丰足、生活稳定的情况下,必然会较多地追求生活中的享受与快乐,包括性的欢乐,这是人们固有的需求层次的递升与变化。第三,唐代是一个汉族“胡化”、民族融合的时代。李唐皇族本身就有北方的少数民族的血统,所以将这些北方少数民族的习俗带到中原。宋朝的朱熹曾攻击唐朝“闺门不肃”,“礼教不兴”,说:“唐源流出于夷狄,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这也是实际情况。同时,唐代各民族之间的交往及国际交流空前频繁,气魄宏大的唐朝对所谓“蛮夷之邦”的文物风习是来者不拒,兼收并蓄。许多少数民族的婚姻关系还比较原始,女性地位较高,性生活比较自由,这些文化习俗对唐代社会的影响十分强烈,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有力地冲击了中原汉族的礼教观念。

  《唐律》规定里,男女结婚前可以自由恋爱,甚至私订终身,只要二人情投意合,任何人不得干涉,律会给与绝对的支持,只有未成年而不从尊长者算违律,这个可以说是一大进步。这也是文人墨客的戏曲里唐朝里的“私定终身”的桥段为何屡见不鲜。

  而女人离婚再嫁,这个在夫权弥漫的建社会,简直就是一个极限运动,比如,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离婚,按照当时的法律她就要入狱一年才能如愿以偿。虽然经过好友搭救及时出狱,但是也确实反映了当时女人离婚的艰难。但是在唐朝女人实施起来简直是自由呼吸一样轻松。

  且再看,《唐律》对离婚有三种规定:

    一、协议离婚。指男女双方自愿离异的所谓“和离”:“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

   二、促裁离婚。指由夫方提出的强制离婚,即所谓“出妻”。《礼记》曾为出妻规定了七条理由:不顾父母、无子、淫、妒、恶疾、哆言、窃盗。《唐律》也大致袭用这些规定,妻子若犯了其中一条,丈夫就可名正言顺地休妻,不必经官判断,只要作成文书,由以方父母和证人署名,即可解除婚姻关系。但同时,《唐律》又承袭古代对妇女“三不去”的定则,即曾为舅姑服丧三年者不去,娶时贫贱后来富贵者不得去,现在无家可归者不得去妻。有“三不去”中任何一条,虽犯“七出”,丈夫也不能提出离婚;

唐承隋制,《永徽律》在永徽四年时曾由长孙无忌奉命注疏,名《唐律疏议》,是保存至今最古最系统的封建法律著作。


     三、强制离婚。夫妻凡发现有“义绝”和“违律结婚”者,必须强制离婚。“义绝”包括夫对妻族、妻对夫族的殴杀罪、奸杀罪和谋害罪。经官府判断,认为一方犯了义绝,法律即强制离婚,并处罚不肯离异者。对于“违律为婚而妄冒已成者”,也强制离婚。 

     从这些就可以看出唐朝女性的婚姻地位,而唐朝的公主们更是历代皇女婚姻的宠儿。在这种女性自由独立的大唐风气的污染下,多数公主表现出的品德往往不好。如唐宣宗想把永福公主嫁给于琮,后来宣宗发现永福公主品行不佳,于是婚事作罢,也就是宣宗自己把婚约收回了。公主出嫁后的败德之事甚多,唐太宗女儿合浦公主嫁给了房遗爱,房遗爱就是太宗亲信重臣房玄龄之子,双方家族都是当时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合浦公主竟偷偷和一位和尚僧辩机私通。唐中宗女儿安乐公主嫁给了前述武三思之子武崇训,却又跟武崇训的堂兄弟武延秀淫乱,她还曾当着上官婉儿面前脱去武延秀的下裳高谈阔论,荒唐行径极其夸张。

    这也是为何唐朝公主为何不受婆家欢迎的重要原因之一。其实这种女性婚姻地位也导致了唐朝对男女之事的开放程度比现代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有史家有所谓“美唐丑汉”之说。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你会走进唐代史书和唐代代文学作品歌颂自由恋爱、自由结合思想的世界,让你找到了自由之源。
 
    唐代社会的性自由度较大,主要表现在婚前性行为较多,婚外性行为较多,离婚和再嫁比较普遍这三个方面。从史书和当时的许多文学作品中都可以见到,唐代民间妇女自由恋爱、自由结合的事是比较常见的。“娼家越水边,摇艇入江烟,既觅同心侣,复采同心莲。”“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头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这些诗歌都写出了劳动妇女自由的爱情生活。她们长年在外劳动,与男性交往较多,礼教观念淡薄,感情自然纯朴奔放,所以自由恋爱的事较多。至于一些中上层的女子,这类事也不少,而且社会并不过分谴责。例如,大历中才女晁采与邻生文茂时常以诗通情,并乘机欢合,晁母得知,叹曰:“才子佳人,自应有此。”于是为他们完婚。女子与情人私奔之事也时有发生,如台州女子肖惟香与进士王玄宴相恋,私奔琅琊,住在旅舍中。唐代的许多传奇小说都描写了这一类男女追求爱情、自由结合的故事。后世广为流传的《西厢记》出自唐代的《莺莺传》,莺莺和张生私通,实际上这个故事的结局也并不像后世所改成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是莺莺另嫁,张生另娶,后来两人还有诗赋往来。


《莺莺传》

元稹《莺莺传》插图


 

  从《莺莺传》中还可以看出,当时人们对此并不以为怪。由此可见,唐人对子女婚前贞操并不十分计较,失身而又另嫁也视为常事。当然封建礼教对于女子离婚与再嫁是作了许多严酷限制的,社会对离婚与再嫁的态度也反映出社会的开明程度、婚姻自由度和性自由度。唐朝仍是封建社会、男权社会,在婚姻问题上仍旧是以男子为中心。唐律中也有“七出”和“三不去”的规定,尽管有一定限制,但男子出妻还是很容易的。例如,严灌夫妻慎氏因十余年无子被休弃。李回秀的母亲出身微贱,其妻喝斥奴婢,母亲听了不高兴,李就休弃了妻子。唐代的特点是在社会生活中大量存在休妻现象的同时,女子主动提出离异或弃夫而去的事也经常发生。例如唐末一位李将军之女,由于战乱离散,不得不嫁给一名小将为妻。后来她找到了亲属,便对丈夫说:“丧乱之中,女弱不能自济,幸蒙提挈,以至如此。失身之事,非不幸也。人各有偶,难为偕老,请自此辞。”全不把“贞节”、失身当一回事。女子离婚或丧夫后再嫁,也是唐代的普遍风气,不受社会舆论谴责。据《新唐书·公主传》载,整个唐代,公主再嫁的达二十多人:计有高祖女四,太宗女六,中宗女二,睿宗女二,元宗女八,肃宗女一。其中三次嫁人的有三人。这说明当时的朝廷对此是不以为怪的。此风不仅存在于朝廷帝王之家,而且存在于官僚、贵族以至于平民之家。即使是门第显赫的仕宦之家也不忌讳娶再醮之女。宰相宋璟之子娶了寡妇薛氏。严挺之的妻子离婚后嫁给刺史王琰,后来王犯罪,严还救了他。就是一代大儒韩愈,女儿先嫁其门人李汉,离婚后又嫁樊仲懿,可见读书人家也不禁止女儿再嫁。

     自由释放天性,男女交往开启男女平等意识的先河,社交自由的社会风气逐渐形成,自己做自己的主,在唐朝你的命,是大美女,也是大才女!

     唐朝妇女女性意识上的自主性,表现为其女性地位的尊严的提高。盛唐时期,有登基制诰、号令天下的女皇帝,有设立幕府、干政决狱的女显贵,有挥翰作诗的女才子,也有擅长丝竹管弦、轻歌曼舞、色艺皆佳的女艺人……她们都得以抛头露面于社会。尤其当时诗坛巨擘、文章魁首、各界名流与青楼女子的密切交往,他们对于才艺出众的女子,不但悦其色,慕其才,而且还知其心,敬其人,做到心心相印,息息相通。像歌妓兼诗人的薛涛、鱼玄机、刘采春,女道士李冶等才女,周围都有一批社会名流,诗人文士。元缜、白居易、刘禹锡与女诗人薛涛,元缜与刘采春,陆羽、刘长卿与李冶都是声色相求、情好志笃、诗词酬唱的诗旅挚友,决不像宫体诗作者把女性当物化审美和色情对象来描写,而是一种精神上的超越、思想上的共鸣。像元缜惊服薛涛的诗才、辩才,引为知己,赠诗称赞薛涛:“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词客皆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对薛涛的姿色、辩才、文采给予极高赞誉。另一诗人胡曾写诗称赞薛涛:“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树下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又如出家的道士、诗人李冶,为超脱不群的文士陆羽、僧人皎然、诗人刘长卿、朱放等器重,李冶与他们的交往也非常坦诚,感情真挚动人,交游之厚,与陈规陋俗、封建礼法格格不入。这种坦诚公开的男女社交在中国封建社会并不多见。唐代杰出女子以自己的才情赢得了正直文士骚客的尊重敬慕,这在中国女性生活史和妇女观念上都是值得注目和值得研究的,这种情况,不但前代绝无,而且影响深远,开启了后代尊重女性男女平等的意识。唐代这种特殊的社会现象不是偶然的,是盛唐经济生活、文化精神的一种反映。开放的社会,繁荣的气象,博大包容的胸怀表现在文化思想上必定是兼容并蓄,允许所谓各种“异端”存在的,表现在女性意识上也必然是自主性的,多元化的,不但以体现正统儒家的伦理价值、恪守道德礼教的、封闭内室的贤妻良母为唯一的女性模式,那种能给社会带来美感、乐趣的社会型女性如歌妓、舞女也是受到肯定的。她们当中的佼佼者,自然更受到同气相求的文士的尊崇。

  唐朝妇女们常常抛头露面外出,甚至男女同席共饮、谈笑唱和而无所顾忌。唐朝皇室贵族中便男女无别,唐中宗韦皇后和权臣武三思同坐御床玩双陆,中宗还在一旁为他们点筹。边帅安禄山在后宫与杨贵妃一起吃饭、打闹,常常通宵不出。宫中的女官们时常“出入内外,往来宫掖”,结交朝臣外官。杨贵妃的姐姐虢国夫人与族兄杨国忠甚至并辔走马入朝。至于寻常百姓人家就更没有什么约束了。“君家在何处,妾住在横塘,停船暂相问,或恐是同乡”,这首唐诗便描写了一位船家女子与陌生人大大方方打招呼、攀谈的情景。白居易的名诗《琵琶行》叙述了一位商人妇在丈夫外出时夜半与一群陌生男子在船上聚会交谈并弹奏琵琶的事情。宋朝人洪迈曾感叹道:“瓜田李下之疑,唐人不饥也。”唐朝妇女在社交上面体现了非凡的自主性。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那参政议政,经商买卖,从文习武等的进取性必定令你自己大吃一惊!

     唐朝前期,农业生产蒸蒸日上,手工艺品日益精巧,商品经济空前繁荣,城市繁华。唐朝后期,江南经济进一步发展,为以后南方经济水平超越北方奠定了基础。在政治上先后有“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社会风气也日益开放。此时的女性,由于在日益开放的社会风气中的熏陶,价值观以及生活方式都有了很大的变化。而在此,亦出现了中国的第一个封建女皇帝——武则天,而武则天的出现,又从另一个角度,像是一针兴奋剂,更加促使了唐朝女性积极参加社会各项活动,参政议政的积极性,即女性意识上的进取性,继而完成唐朝妇女女性意识极大的彰显。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则天自立为皇后之后,开始参预朝政,与高宗并称“二圣”。684年,废李显为庐陵王,立李旦为睿宗,武太后掌实权。690年,废李旦自立为则天皇帝,改国号为周,改元天授,史称“武周”。武则天称帝后,大开科举,破格用人;奖励农桑,发展经济;知人善任,容人纳谏。在她掌理朝政的近半个世纪,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为后来“开元盛世”打下基础。武则天当政期间,唐朝女性较以前更多地参与到政治经济的国家生活中来,使得压抑了许久的女性意识,得以一定程度的苏醒。

    政治地位的崛起更是婚姻地位平等的基石,唐代的女性不再受古代以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束缚,她们关心国家大事,积极地参与政治,还以天下为己任,在国家有危难时她们挺身而出,为国家献出自己的一份力。这些在社会上层妇女中表现尤为突出。

  在唐代,妇女参政议政的现象屡见不鲜,自武则天当政以来,这种妇女参政议政的现象更为突出。如上官婉儿的一生曲折动荡,并投靠多种政治势力,但是我们不难看出,其作为杰出的唐朝女性的代表,在参政议政等等方面,都展现出了她独特的女性魅力和其不朽的才华,这是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阴影下,其女性意识的强烈表现。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上,代表了唐朝女性开阔的思维方式,以及积极的思想意识。唐代女性之所以勇于冲出封建礼教的禁锢,与其在当时文化教育较普及的社会氛围中亦能习文读书、接受教育是密不可分的。唐朝妇女学习诗文更加蔚成风气,仅《全唐诗》中收录的女作者就有100余人,唐人笔下的美好女性几乎无人不能吟诵诗章,挥毫成诗。唐太宗长孙皇后喜爱读书,可以著述。徐贤妃4岁随父读书,能诵《论语》、《毛诗》,8岁就能写文章。武则天文史兼通,故此才能替皇帝批阅奏章、代行朝政,从此登上权利的台阶。《女论语》作者宋若昭五姐妹自幼随父读书,她们都不愿意嫁人,立志要以学扬名,唐德宗时将她们召入宫中,称为“学士”。许多著名文士的妻子都是丈夫的闺中诗文之友,诗人元稹的前妻韦氏、继室裴氏,著名才子吉中孚之妻张氏,进士孟昌期之妻孙氏、殷保晦之妻封询都是才女,有的还常代丈夫作诗应酬或书写文卷。出身士人或平民家庭的著名才女、诗妓薛涛与女道士李冶、鱼玄机都是自由读书习诗。鱼玄机在观看新科进士题名时曾吟出“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的诗句,表达了对自己才华的自信,和不能与男子同登金榜、一展雄才的遗憾。 


在唐朝的情况下,中国出了一个女皇帝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如果女性,你生在唐朝,时尚风气和文雅情调令当今巴黎也会黯然失色, 开放性十足!
 
    唐前期(高祖——唐玄宗)经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后,唐代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顶峰,与此同时,人的个性得以相对自由发展,生活在这个时期的广大女性纷纷从封建礼教的束缚下解脱出来,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例如:唐前期,女性大多大胆追求个性美,着装服色的选择将官方规定弃置一旁,甚至盛行穿胡服、戴胡帽等;施面妆也是“浓妆艳抹”。唐朝妇女的日常服装,上身着衫,下身穿裙。衣裙上有瑰丽的花纹,裙子以红色最为流行。富家女子常常用精美的丝织品做衣料,衣服柔薄而精巧。唐代的贵妇大都“缣罗不着爱轻容”。而且,在唐朝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唐朝女性喜欢穿男性服装。唐朝统治者出身胡族,因而尚武,故此喜着胡服;唐朝前期社会开放,妇女参加社会活动较多,男装较为方便;唐代妇女的自我表现意识较强,男装可以体现女性身体各部位的曲线。尚武和开放,无疑是女扮男装流行的大背景,而开放和体现人体美,也可以通过其他装饰表现出来。但北齐、北周、隋朝也同样有胡族血统,有尚武精神,有开放的社会,却还没有见到妇女大量穿男装的现象,足见唐朝女性在其意识上的开放性。唐朝前期宫廷和上层社会活动中,不像其他时代那样排斥女性。而这些女性的社会形象,往往是以男装的模样出现的。两个极具影响力的女性武则天和太平公主喜穿男装的事例,必然会对社会风气产生影响。从高宗到睿宗统治时期,武则天、韦后、安乐公主、太平公主、金仙公主、玉真公主等女性给社会造成一个所谓“女人国”的形象,但是在传统的男性权威的思想意识支配下,出头露面的女性往往要以男装的形象站在人们面前。唐朝妇女社会地位有所提高,唐贵族妇女多有参政习惯,即使一般女性,外出经商者有之,诣阙进诗者有之,与男子自由交往者有之,出外游乐聚观者有之,受到的限制较其他朝代为少。盛唐时期,社会风气开放,不仅男人喝酒,女人也普遍饮酒。女人丰满是当时公认的美,女人醉酒更是一种美。唐明皇李隆基特别欣赏杨玉环醉韵残妆之美,常常戏称贵妃醉态为“岂妃子醉,是海棠睡未足耳”。唐朝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相当有开创性的朝代,不仅武功鼎盛、宗教自由、文化丰富,更难得的是“女权高涨”。正是这样,所以也有“唐朝豪放女”的美誉。这种崇尚自己的作风,也影响了女性美容化妆的风格,当时,女性化妆时,还喜欢在脸上涂上两块红红的姻脂,是那时非常流行的化妆法,叫做“酒晕妆”。 唐朝是妆饰极盛的时代,从保存至今的美术、雕塑作品以及诗文的描述中可见一斑,唐代仕女图、敦煌壁画中的妇女服饰鲜明、新奇、精巧,开放的社会在服饰上也是不论古今中外兼收并蓄的。唐初卢照邻的《长安古意》写到当时贵族妇女的妆饰之盛:“片片行云著蝉鬓,纤纤初月上鸭黄。鸭黄粉白车上出,含娇含态情非一。”写娼家妇女“娼家日暮紫罗裙,情歌一啭口氛氲……罗襦宝带为君解,燕歌赵舞为君开。”两种妇女,社会地位一贵一贱,然而在服饰美容上同时起到引导社会新潮流的作用。唐朝妇女对于“胡妆”的偏爱也是很有特色的,“圆鬟椎髻,不设鬓饰,不施朱粉,惟以乌膏注唇。”白居易指出,这种“髻堆面赭”的流行妆,来自胡族。


  回望与展望结语:

  女性意识,实际应该包括社会(即男性中心社会处于主体地位的男性)对女性的认识和妇女的自我意识两个方面。而女性的自我意识,是指女性作为有感觉能思维的人的认识主体,对自身客体存在的价值、道德、审美等一系列的活动的认识、感受和评价。而中国女性女性意识的历程,就是一部女性意识在男性社会和个体家庭中沉浮的历史。女性意识沉潜的过程,就是女性权力被剥夺,自由失落陷入依附地位的过程。随着历史的进程,中国女性女性意识必然会迈向由积极性复苏到自觉性解放的缓慢进步道路。开放式的生活,良好的教育则是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前提。唐朝恰恰具备了这种宽松的社会氛围。唐朝女性意识在压抑了唐前阶段包括夏商周三代直至六朝的漫长历史之后,其女性意识终于得以积极性的复苏。这种积极性的复苏,不同于那种自觉性的觉醒,是唐朝女性女性意识的本原与彰显。因为封建社会毕竟是封建社会,唐朝女性的女性意识只是较之前朝有了一定的自由性,而非自觉性的觉醒。由此可以看出,唐朝女性在其思想意识上,已经有了要与男人平等的想法和做法,但是,由于社会制度,社会经济的局限性,这种想法和做法只能表现为一定程度上的张扬。女性识要得以实现自觉性的觉醒,必须自觉地将自身命运的改变与整个女性地位的改善结合起来,从而自觉地与整个社会制度的改造结合起来。唐朝女性的女性意识,是在唐朝社会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环境下特定的思想意识形态,所以,虽然唐朝女性的女性意识具有多么的先进性和前瞻性,是某种程度上的复苏与彰显,但前朝的某些思想意识的至今也是具有先进性的,而且是开创性的!  

 

 

    相关热词搜索:女性 唐朝

上一篇:古籍整理如何走出一片新天地
下一篇:推进古籍普查 加强古籍保护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1616624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