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印记:封峦寺宋碑与石介考
2014-04-22 10:18:41   来源:牛城晚报   点击:

在沙河市西部山区,大安山脚下有一座千年古寺——封峦寺。自宋祥符初年(1008年)建寺,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是冀南唯一国家举行过“中礼”的敕封寺院。笔者去封峦寺除了欣赏其美丽的风景外,更吸引笔者的是那块看过无数次的宋代古碑。

邢台印记:封峦寺宋碑与石介考
千年古寺——封峦寺

  在沙河市西部山区,大安山脚下有一座千年古寺——封峦寺。自宋祥符初年(1008年)建寺,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是冀南唯一国家举行过“中礼”的敕封寺院。笔者去封峦寺除了欣赏其美丽的风景外,更吸引笔者的是那块看过无数次的宋代古碑。这块古碑,高约5米,宽1.06米。上刻篆书“敕封封峦”四字,底卧昂首挺胸赑屃神兽。两棵枝叶繁茂新槐像伞盖护持在碑的左右及上空。碑文题目为“大宋邢州沙河县大安山封峦寺新建碑铭”。郓州现察推官、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石介撰,常州龙兴寺讲经论沙门紹珍书,大约1500字。

  碑文主要内容:一是揭示了封峦寺主持释守仁家庭出身及经历。他生于北宋京都开封一王府家庭,因看不惯北宋初年皇宫贵族的“周旋辇毂、颇滑污杂、素淄将弊”的奢侈腐败生活。二十一岁出家东京左街天清寺,拜惠臻为师。二十七岁受具惑(即剃度),佛号释守仁。因“夙植善根,早悟真谛,襟怀爽迈,识趣高远”而“断情根、澄爱海、塞贪门、绝大宅”。来到大安山结庵修行;二是文中对北宋首都开封政治文化生活进行了高度概括。称开封是“且且英俊之域,朱门煌煌,金戟荧荧,河郾洶洶,万商憧憧,尽贵贱交易之所也”,对北宋皇亲贵族生活的奢靡进行了揭露和批判,碑文还着重强调了释守仁虽出身王公贵族,但出淤泥而不染与他们是绝不一样的人;三是记载了封峦寺主持释守仁经数年苦心修炼,功行圆满,感动了四方群众,邑人赵训、石兰在咸平中年(即998年)出资修建封峦寺。建成后封峦寺“堂构斯立,栋宇耽耽,华丹焕焕,金碧灿灿,大像之所兴,众僧之所依。祥符初年国家升中礼毕,赐号峰峦。”此段文字有力地证明封峦寺是皇帝敕封寺院,而且北宋政府在此举行过中等规模庆祝活动;四是对大安山的自然风光进行了激情抒发。碑文写到:大安山“储天地之英,聚毛实之秀,舒夕雾而吸朝霞,轶浮云而清冽景,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则会稽不足竟其名,天台不足侔其胜,概实灵仙之所窟宅,神明所扶持也”。意即大安山的美丽风光,连中国著名的会稽山、天台山都不能与其相比美;五是为民间传说释守仁是北宋大将曹彬之子、曹皇后之兄提供了文字证据。文中说释守仁“周旋辇毂”。辇是皇室王爷专用之物。一般人是不能坐的。在碑的铭文中更明确写到释守仁“拂衣王室,飘然无绊……庵于大安。”清楚地告诉我们守仁把衣服甩在王室,来到大安山。”后曹皇后来封峦寺进香,住寺几日。明为进香还愿,实际是探视兄长的说法,与碑文中的记载是暗合的。

  纵观整篇碑文,行笔流畅,构思严谨,立思深邃,语言凝练,内容丰富。文后用四言骈文对释守仁一生及封峦寺建筑及文化成就进行了高度概括,可以讲一字千金。全碑文为行书,行笔飘逸,开张有度,疏密得体。虽经千年风雨侵蚀,字迹仍清晰可辩,是难得书法珍品。

  对于宋碑作者石介,大家知之很少,曾一度误传为曹国舅,甚至明朝县令方毫认为是宋太祖所作,后作者反复勘验碑文及认真查阅大量历史资料,得知就是石介所撰,这是确定无疑的。石介(1005年—1045年)北宋著名的礼学家、文学家。字守道,兖州奉符人(今山东泰安市人),曾隐居泰山徂徕,也称徂徕先生,著有《徂徕集》。

  石介一生反对佛教,在泰山设坛讲学时,不时对佛老学说进行无情抨击。为什么会为封峦寺重建撰写了1500字碑文呢?笔者认为这是石介来到封峦寺前发生了一系列事情,使其心里路程发生重大改变,及与封峦寺主持释守仁友情及名声地位有关。

  康定二年(1041年),时年36岁的石介受到封峦寺主持的邀请来到封峦寺。见封峦寺山环三匝、水绕两河、岭危峦秀、霞驳云蔚,风景非常美丽,决定住了下来。白日登山赏景。听“山涧潄玉,松风入琴”虽有萧条之感,但是可“以洗涤襟灵,使其耳目”一新。晚上闻诵咏之语不绝于耳。木鱼之声直落胸襟,并与大师抵足而眠,讨论佛学要义”,石介真的被这种“一钵日足,心神保全,万虑都捐”的佛教生活感染了,对自己反对佛老之学有了检讨和反思。当释守仁让其为新建封峦寺而撰碑文时,便概然诺许, “抽毫摭实”写了这篇不朽碑文。

  石介离开封峦寺次年(1042)年,石介升为国子监直讲,太子中充。

  庆历四年(1045年)夏竦叫自己丫环,偷偷地摹仿石介书法,把石介劝富粥负起朝政大责,行伊周之事。把伊周二字改成伊霍,并伪作了石介为富粥撰写废立诏书,并飞快地传给皇帝阅读。仁宗虽不信,而富粥、范仲淹深感不安,借机离开京城,八月石介也病死家中。

  石介一生志在天下,“言必骇俗、行必骄世、思国忧民。但直言取祸,“一生怀抱百优终”,累人累己。确实令人扼腕叹息。当时,进士及第、青州推官刘概挥泪作诗曰“生前谤议风雷击,死后文章与天齐”。大文学家欧阳修也曾作诗赞曰:“精魂已埋没,文章岂能磨”。南宋理学家朱熹也把石介尊为“理学奠基者”。《辞海》《辞源》均称石介是理学家、文学家。笔者也始终认为:石介一代名仕,历史机缘使其在沙河封峦寺留下了这篇不朽的文章,为我们研究宋代文化、经济、军事、宗教、风俗提供绝佳的实物资料。

  石介之宋碑,与宋璟之唐碑都是价值连城的文物国宝,世人应珍视。

    相关热词搜索:邢台 封峦寺 石介考

上一篇:南京乡村发现道光年间五猖会碑 五猖表演源于南宋
下一篇:徽州古村发现明董其昌临摩的《兰亭序》碑刻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1616624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