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文渊阁溯源
2013-01-21 15:10:05   来源:古今家具网   点击:

故宫博物院日前透露,位于故宫东路的文渊阁有望今年对外开放。届时,游客可在殿外一睹这座紫禁城内的“藏书楼”的风采。坐落在故宫东华门内文华殿后身的文渊阁,其内外颜色以绿色、紫色和白色为主,与皇宫红墙黄瓦的建筑风格迥然不同,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据了解,文渊阁开放后,出于保护文物需要,游客将只能在殿外参观。说起来,这虽然令人略觉遗憾,但能和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藏书楼”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面,对每个热爱书籍的人来说尚属幸事。

  文渊阁建成于乾隆四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776年,用于专贮《四库全书》。四库全书藏书楼不仅收集、保存过丰富的文献典籍,同时也整理传播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成为华夏文明的重要载体,在传承民族文化方面功不可没,并泽及后人。藏书楼绵延的历史,体现出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性格和文化精神。时至今日,藏书楼的地位和作用早已被近代以来的图书馆所代替。而且,由于历经战火和动乱,留存至今的藏书楼更是屈指可数,因而作为中华古代文明载体明证的文渊阁,在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从开设“四库全书馆”到创建文渊阁

  久居京城的人都知道,长久以来流传着紫禁城有房屋9999间半的说法。较真儿的人就会刨根问底:为何有9999间半呢?半间在哪儿?原来,这半间指的就是文渊阁楼下西头的那一小间。要说这间的面积还真小,仅有一个上下用的楼梯,感觉上似乎是半间房。

  文渊阁位于故宫东华门内文华殿后。要了解文渊阁,得先说说文华殿。该殿在初建时是太子的正殿,房顶上覆盖绿瓦。嘉靖十五年(公元1536年)改作皇帝便殿,房顶换成了黄瓦,成了皇帝举行“经筵”、听讲经官讲学“进讲”的地方。皇帝在听讲的前一天,先要到文华殿东的传心殿向孔子的牌位祭告。

  明清两朝皇帝御“经筵”多在春分、秋分两季。皇帝要撰写御论,阐发自己学习“四书五经”的心得。清朝皇帝的经筵御论使用满语和汉语各讲一遍。清朝诸帝文化素养都非常高深,皇帝讲得兴高采烈,还会指名文臣辩论。有意思的是,作为对有幸参加典礼的文臣们的特殊奖励,皇帝会率大家打开文华殿后门,来到殿后文渊阁,赏赐文臣们翻阅阁中藏书。

  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皇帝下诏开设“四库全书馆”,编纂《四库全书》。这是我国历史上卷帙最大的一部丛书,与万里长城、大运河一起,被誉为古代中国的三大工程。丛书在编期间,乾隆于三十九年下诏兴建藏书楼,命于文华殿后规度适宜方位,创建文渊阁,用于专贮《四库全书》。两年后建成,成为皇家收藏《四库全书》的图书馆。《四库全书》历时十余年才纂修完成,共收书约3500种,7.9万余卷,分经、史、子、集四部。尽管为了维护清廷统治,许多古籍被馆臣抽毁或删改,以至于鲁迅先生曾在《买〈小学大全〉记》等杂文中予以揭露,但是《四库全书》毕竟是集中国古籍之大成的规模空前的丛书,自有其传世价值。

  藏书之地最重防火,“从水立义”命名文渊阁

  踏入文渊阁,迎面一张紫檀木长桌,其后是一座紫檀龙椅,左右各摆放一个由乾隆亲自设计的大书柜,阁内悬有乾隆御书“汇流澄鉴”四字匾。这些内部陈设是按照民国初年的照片进行复原的,曾经存放《四库全书》的书架为当年真品。柜高4.2米,宽1.4米,深0.66米,书柜为松木质地,外贴金丝楠木。当时清宫里已很少有金丝楠木,最后一点几乎全用在了文渊阁。

  文渊阁坐北朝南,仿宁波天一阁规制,藏书之地,最重防火。天一阁为二层楼,楼下六间一字排开,楼上则将居中的三大间合一,暗合了“天一地六”的寓意。书橱大都放在楼上的大间中,一律不靠墙;房间前后开窗,便于通风。文渊阁全面借鉴了天一阁的上述防火措施,又根据皇家书阁的特点,做了改进:先是改名。按照乾隆帝说法阁名“从水立义”,而命名为文渊阁。再是加层。文渊阁要存放《四库全书》和《古今图书集成》等,藏书量比天一阁多一倍多,所以在上下两层之间加造一层,形成了“明二暗三”的格局。外观与天一阁类似,使用面积则大增。三是等级。按照皇家规制,将天一阁的硬山顶升格为歇山顶,又增加了游龙浮雕装饰,阁顶覆盖黑琉璃瓦绿剪边喻义黑色主水,取“天一生水,地六承之”,意在以水压火,确保藏书楼的安全。文渊阁的前廊设回纹栏杆,檐下倒挂楣子,加之绿色檐柱,清新悦目的苏式彩画,看上去更具园林建筑风格。阁前设方形水池,将金水河水引入,池中养殖鱼藻,池上架一石桥,周置石栏,以石拱桥与文华殿后殿连为一体。石桥和池子四周栏板都雕有水生动物图案,秀美灵动。阁后湖石堆砌成山,势如屏障,其间植以松柏,苍劲挺拔。阁的东侧建有一座碑亭,盔顶黄琉璃瓦,造型独特。亭内立石碑一通,正面镌刻有乾隆皇帝撰写的《文渊阁记》,背面刻有文渊阁赐宴御制诗。

  《四库全书》入藏文渊阁,按经史子集四部分架放置

  文渊阁建成后,皇帝每年在此举行经筵活动。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四库全书》告成之时,乾隆帝在文渊阁设宴赏赐编纂《四库全书》的各级官员和参加人员,盛况空前。《四库全书》连同《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入藏文渊阁,以非常考究的楠木书箱盛装,按经史子集四部分架放置。以经部儒家经典为首共22架和《四库全书总目考证》、《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放置一层,并在中间设皇帝宝座,为讲经筵之处。二层中三间与一层相通,周围设楼板,置书架,放史部书33架。二层为暗层,光线极弱,只能藏书,不利阅览。三层除西尽间为楼梯间外,其他五间通连,每间依前后柱位列书架间隔,宽敞明亮。子部书22架、集部书28架存放在此,明间设御榻,备皇帝随时登阁览阅。乾隆皇帝为有如此豪华的藏书规模感到骄傲,曾挥毫作诗,诗中有“丙申高阁秩干歌,今喜书成邺架罗”这样的句子。清宫规定,大臣官员之中如有嗜好古书、勤于学习者,经允许可以到阁中阅览书籍,但不得损坏书籍,更不许携带书籍出阁。

  《四库全书》修成入藏文渊阁后,又经过两次补遗,到嘉庆九年(1804年)才最后告竣。全书没有刊印,只缮写了七部,后来命运多舛。第一批四部:大内文渊阁本于1948年年底被运往台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已经影印出版;圆明园文源阁本,英法联军、八国联军入侵时被焚;沈阳文溯阁本,后移藏于甘肃省图书馆,现建新馆专藏;避暑山庄文津阁本,现移藏于国家图书馆,也已影印出版。以上四阁都在北方,习称“北四阁”。乾隆帝以江浙文风较盛,为便于士子就近阅读,命再抄三部:一部藏扬州大观堂的文汇阁,太平天国时毁于火,现正复建文汇阁;一部藏镇江金山寺的文宗阁(又作“淙”),也在太平天国时毁于火,现阁已复建完工;另一部藏杭州文澜阁,还是在太平天国时部分遭毁,但知县丁丙等捐筹款补抄,基本补上。以上三阁,都在南方,习称“南三阁”。底本则存翰林院,供士子阅读。

  七部之中文渊阁本最早完成,校勘更精,字体也更工整。虽然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但其独一无二的书柜和纪晓岚亲笔撰写的书稿目录还在故宫。另外,故宫文渊阁还存放过康熙时编纂的《四库全书总目考证》、《古今图书集成》和大量的古代文化典籍,至今仍有重要的使用价值。

  回望这座著名的藏书楼——文渊阁,不免为我们曾经拥有灿烂的藏书文化而自豪,也为损毁或流失于时局变迁与战乱风波中的古籍而惋惜。当社会离传统文化、离原典阅读方式越来越远的时候,文渊阁依然保留着“象牙塔”的气质和风范,这又让我们在感叹之余多少有些安慰。

    相关热词搜索:故宫 文渊阁 溯源

上一篇:五桂楼的建筑艺术
下一篇:南京阅江楼:隔着古籍触摸十六楼的狂客琼浆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1616624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