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淡人
2012-08-17 16:08:48   来源:苏州大学报   点击:

2010 年10 月11 日上午我去学校本部礼堂开会, 有同志告诉我:老夏前天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 非常震惊!因为几天前遇到他家人,我问起老人家,他告我,他好 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时间已不允我去...


 

  2010 年10 月11 日上午我去学校本部礼堂开会, 有同志告诉我:“老夏前天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 非常震惊!因为几天前遇到他家人,我问起老人家,他告我,他好 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时间已不允我去参加夏老师的的遗体 告别仪式了,我深感遗憾和悲痛。

  夏淡人老师是我最尊敬的老师之一,他为人宽厚、老实,不 多言语,他衣着朴实,个子不高,看起来其貌不扬,可他是古籍版 本方面的专家,修补图书的神手,但他从不张扬自己。

  他脾气随和,乐意助人,毫无架子,我们都亲切地喊他老 夏,他什么都肯做,什么都会做。特别在文革后期,常要开大 会,横幅、标语请他写;刚恢复高考,学生到校,求知欲很强,纷 纷来校图书馆借书,流通组人员紧张,就派他去帮忙;文革结束 拨乱反正,一时书荒,在苏州买不到书,领导就派他和我一起去 上海采购图书。哪部门缺人了,就派他到哪儿,他从不推却和 拒绝。

  我校的老教师如钱钟联、王迈、张梦白等老师很识人,知道 图书馆有“镇馆之宝”夏淡人和瞿冠群二位常熟老先生。称夏老 师为古籍版本专家不为过,什么古籍书,他一看就知道年份、版 本、价值等等。老教师来图书馆借古籍书,就是要找老夏;老教师 只要报书名,他不用查目录,马上取出书来;有老师对某古籍书 方面的疑难问题,请教他,他知道的,会诚恳地解答。钱老先生还 经常邀请他到办公室或家里去研究磋商关于古籍方面的问题, 对他很是器重。

  他对古籍书的了解非一朝一夕之功,年轻时在家乡常熟著 名藏书楼铁琴铜剑楼受过熏陶,青年时期在书店当过学徒。他告 诉我,当学徒是艰苦的,但他很勤奋,有空余时间就看书、练书 法。他又是苏州护龙街琴川书店的创办人,收藏不少珍本、善本 书。苏州琴川书店是有名望的,著名藏书家黄裳和郑振铎、叶圣陶、冯其庸等许多名人专家都来 过琴川书店买书,尤其黄裳遍求善本,当发现琴川书店的书,书品好,有不少善本书,就常来琴 川,而夏老师看到他爱书,识书,便常请他到楼上去看秘本、残本书,其中有不少清初刻本等;黄 裳要的书如果是残本、或散本,夏老师总设法在一定时间内帮他补齐。黄裳每次来,不会空手而 归,总要买上几本书走的,时间长了,二人成了书友。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爱书人和书商之 间因书而感情日趋交融,这也成了二人爱书、卖书趣事的历史追忆。夏老师在1991 年第六期苏 州杂志上写过《琴川顾客———黄裳》;黄裳在《姑苏访书记》、《苏州书市》等文中也多次提到在琴 川书店淘书的往事。

  夏老师除了识书的本领,还有补书的一大本领。古籍书被虫蛀蚀,破损不堪,很难修补,可 夏老师就有高超的补书神技:他平时收集好补书的材料,要补破损书、残页书时,他就找出年 代相同或相近的旧书页修补;如是缺字,就用他珍藏的好墨研好,再用毛笔仿着原本的字体抄 录,用他神妙的手法、笔法把破损的页面、字体修补得平平正正,毫无痕迹。当时我们都在红楼 图书馆办公,有一次他给我看他修补的书,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是补过的书,啧啧称奇,令人敬 佩!

  夏老师退休后,上海、南京、常熟等地的高校图书馆都纷纷请他去修补古籍书,他当时确实 风光一时,但家人考虑他年岁大了,路上交通不便,就没有让他再出去干了。当时我们学校如果 能聘用他,那对学校图书馆古籍书的整修和他技艺的传承,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所幸他儿子夏 兆可,现在校图书馆古籍特藏部工作,子承父业,但愿青出于蓝,胜于蓝。

  夏老师还擅长书写工整、清秀的小楷(他给我看过《书法名人录》上有他的名字),我常向他 请教如何写好字、如何将书打包等业务(因为这些是图书馆工作人员必备的基本功),他总是耐 心地指导和帮助。我还有幸收藏了他书写的《朱子家训》字幅,我早已装裱配框悬挂在客厅,可 时时慕赏。
  有人称他为旧书奇人、古籍版本专家、补书神手是当之无愧的;我们学校图书馆成为国家 首批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应该有他的一份贡献,因为在文革时期,图书馆收藏了他不少的古籍 书,其中有珍本、善本,《苏州日报》也曾经介绍过他收藏的善本、稀有孤本……,以后,校图书馆 只是象征性地付了一点书酬,他不图功利,大度地认了。

  夏老师默默地走了,他为学校和社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是功德无量的。我们是不会忘记 他的,特别要学习他平和做人,用心做事。

本文导航
    相关热词搜索:夏淡人

上一篇:魏隐儒(1916-1993)
下一篇:张祖仁

分享到: